亞洲的ESG投資前景可觀,瀚亞投資管理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pinterest
Share on weibo

瀚亞投資新加坡固收團隊的Tan Yong Han認為亞洲存在巨大的ESG投資機會,預期到2025年,可再生能源的新增投資額將達到2500億美元。

問題:亞洲各國在環境、社會及治理(ESG)上都處在不同階段,您如何在您的ESG框架中評估亞洲各地的公司?投資機會和挑戰何在?

《自由亞洲電台》獲得一份香港中文大學「中國研究服務中心」的內部信,信中指該中心2021年展開重組計劃,將結合「嶄新數碼科技整合和善用資源」,中心的收藏庫會交由大學圖書館管理,中心的學術活動會在中國研究所繼續舉行,「形貌改變了,但基因不變」,而現時在中大的人事聘任,亦不會受到影響。

直至聖誕節前夕,全球 COVID-19 感染數已超過 7,600 萬,死亡案例突破 1,700 萬。為迅速接軌龐大的 COVID-19 治療需求,各國政府會在藥物、疫苗進入臨床試驗第 3 期前鏈結開發商,待通過美國 FDA 核准後,能馬上擴大產能並供應一定數量的產品,以即時提供給 COVID-19 患者。

美國神速行動資助,默沙東加速 COVID-19 療法研發、量產

美國默沙東(MSD,美國與加拿大地區稱 Merck)於 12 月 23 日與美國政府簽署協議,待正於第 3 期臨床試驗的 COVID-19 療法 MK-7110(CD24Fc)取得 EUA 或核准後,將量產 6 萬至 10 萬劑,並且輸送給美國政府,最晚於 2021 年 6 月 30 日前提供。

本次合作屬美國神速行動(Operation Warp Speed),默沙東會取得 3.56 億美元資助,並將開始擴大研發速度與產能,以取得 EUA 和達到約定好的劑數。而《彭博社》目前也針對美國各州疫苗施打狀況、各家藥廠的疫苗類型與特性,以及各國疫苗合約、來源與數量進行統整,協助民眾追蹤最新疫苗動態。

默沙東疫情之下的佈局

疫情爆發之後,默沙東有不少動作。它除了積極推動 MK-7110 的藥物研發,也與 Ridgeback Biotherapeutics 合作口服抗病毒試劑 molnupiravir,該藥物目前正於第 2/3 期臨床試驗,主要針對住院與非住院 COVID-19 患者進行功效檢測。

不僅如此,默沙東也針對 2 個新冠疫苗進行臨床試驗,一是與國際愛滋病疫苗發啟組織(International AIDS Vaccine Initiative, IAVI)共同開發以重組口炎病毒為載體(recombinant vesicular stomatitis vector)的 V590 疫苗,二是用麻疹病毒作為載體的 V591 疫苗。

鑒於亞洲市場的多元性,在不同國家/地區運營的公司面臨的ESG風險各異,而同一項ESG風險的重要程度也不盡相同。因此,識別每個國家/地區各個行業的重大ESG風險,充分考慮到當地法規、經濟發展階段、政府政策、治理水平、消費者偏好和社會認知等因素,都至關重要。

館藏擁大量罕見中國史料 竟由千人計畫教授主導改組

這樣的重組動作引發學術界關注,因為成立於1963年的中國研究服務中心一直是專為海外到香港來從事中國研究的學者服務,甚至被稱為「中國研究麥加」,該中心有系統地收集有關當代中國的資料,包括大量有關1949到1976中國政治運動的資料和許多在中國備受爭議的紀錄片等極有價值的收藏,甚至連罕見的新華社《內參》(內部參考),也就是只供特定級別的官員閲讀,以便及時了解民情動態的資料也有。

該中心更是西方中國研究學者的大本營,像是紐約大學法學院教授孔傑榮(Jerome Cohen) 為中心首位主任,近日過世的著名中國問題專家傅高義教授也曾擔任該中心國際顧問委員會主席。

《自由亞洲電台》引述不具名中大教職員看法指出,該中心過去數十年是國際學者對中國研究的重要資料庫和學術交流中心,活躍於國際學術活動,憂心重組後會失去原有獨立性,自由學術活動會受到限制,像是可能入場人士將被限制,部分珍貴館藏需要封存式管理,不能再向公眾開放等。

隨著規則改變、運營模式調整(自動化提升將降低勞動力相關風險,而數字化發展則會加劇數據安全風險)或政府政策出現變動,上述風險的嚴重性可能會隨之改變。舉例而言,如果某家公司在一個幾乎沒有制定任何法律監管水資源污染的國家開辦化工廠,它將化學廢棄物傾倒在河裡可能面臨處罰或訴訟的風險極低。然而,隨著當地政府推出政策,加強環保監管,上述風險的嚴重性可能就會隨之改變。如果這家公司在開辦之初就不管相關風險是否重大,毅然選擇履行社會責任,將化工副產品循環再利用,並從一開始就引入廢物處理程序,那麼法規層面的調整對這家公司的影響程度將遠遠小於那些沒有採取這些措施的公司。

疑因遭控勾結外國勢力被重整

另一位內部人士則透露,內部最近才獲知重組消息,此時香港政局動盪,突然提出重組相當不智,對於重組原因估計與該中心一直被指控是「勾結外國勢力」、「間諜中心」有關,又加上「佔中三子」之一的陳健民在2014年雨傘運動時曾任中心主任,才要重整中心。

《BBC中文網》則報導指出,中大回應重組後大學將透過數位技術將其館藏進行數位化,並以專業技術保存原始及罕有歷史資料,並否認因壓力而進行重組。但報導也指出,目前不清楚中大將以何種方式排列和擺放中國研究服務中心的各類收藏原件;如何保證在整合過程中不會遺漏任何珍貴資料;是否允許來訪者查閲一些具有政治敏感性的資料;查閲者的隱私如何得到保障;以及在組織紀錄片放映和研討會過程中如何選擇導演和與會者等等。

報導引述曾任該中心首位主任的孔傑榮看法,他對重組消息感到傷心,並表示該中心在過去30多年裏,一直是香港中文大學「王冠上的一顆寶石」,而新措施意味著該中心面臨「可悲的消亡命運」,同時也認為未來恐怕不受歡迎的學者將被排除接觸該中心珍貴史料機會。

就投資機會而言,我們看到經濟增長強勁,政策支持有力。這都讓亞洲脫穎而出,成為值得關注的ESG投資對象。譬如,可再生能源投資讓韓國、中國和印度行業龍頭湧現。預期到2025年,亞太區可再生能源的新增投資額最高可達2500億美元。這意味著,在未來數年,亞洲將出現大量的ESG投資機會。另外,可再生能源國家吸引力指數(Renewable Energy Country Attractiveness Index,RECAI)就可再生能源領域的投資和實行方面的機會對各國進行了排名 ,其中中國、印度和日本在亞洲名列前茅。這足以證明亞洲的ESG投資前景可觀。

※本文章屬於TNZE天擇集團所有嚴禁轉載※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eibo

相關內容

最新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