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中國研究「麥加」傳重組 學界憂珍貴史料恐遭不測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pinterest
Share on weibo

香港在中國影響力加劇後,學術界也掀起紅色憂鬱。位於香港中文大學內,在研究中國當代歷史上享有重要國際地位的「中國研究服務中心」(USC),傳出港中大提出重組研究中心,前研究中心主任李磊(Pierre F. Landry)因此請辭。內部人士擔心,重組後中心內的敏感史料恐將遭永久封存,不會再對外開放。美國克萊蒙特•麥肯納學院政治學教授裴敏欣更認為,重組計劃對於研究中國的學者來說,「將是一個毀滅性損失。」

瀚亞投資新加坡固定收益信用經理Tan Yong Han:我們的ESG分析框架可以用來識別債券發行人面臨的行業或地區中特定的ESG風險或投資機會(包括風險嚴重程度及其變化),並判斷髮行人在處理這些ESG相關問題時準備是否充足(視其政策、控製程序和歷史表現而定)。有關框架也可用來評估發行人相對於同行的ESG實踐表現(同業比較),以及這些實踐會如何隨著時間發生變動(趨勢分析)。

MK-7110 第 3 期臨床試驗的期中結果正面

MK-7110 本為生物新藥開發公司 OncoImmune 所開發的產品,然而在 11 月默沙東以 4.25 億美元收購後,即取得 MK-7110 的所有權。

MK-7110 是一種能標靶先天免疫系統(innate immune system)的先進重組融合蛋白,也可用在預防性治療移植物抗宿主疾病(graft versus host disease, GVHD)。

9 月 OncoImmune 提供 MK-7110 對抗 COVID-19 的臨床試驗(NCT04317040)的期中報告,結果正面。該試驗招募 243 位需要高流量氧氣治療(high flow oxygen)、氧氣治療(supplemental oxygen)、機械式呼吸補助(mechanical ventilation)的 COVID-19 住院患者,203 位受試者接種一劑 MK-7110 後,其臨床改善狀況比安慰劑高出 60%,且患者死亡或呼吸衰竭風險也降低 50%。該試驗預計 2020 年年底前結束。

與發展中國家相比,發達國家往往在環保上制定有更為嚴格的法規,對環保措施會提供更多的支持,在工作場所安全和社會健康方面會設立較高標準,並且對數據安全風險的容忍程度會相對較低,而消費者則更偏重於優質產品/服務。此外,在企業或金融規制、上市或報告要求、投資者保障或破產法以及會計準則尚未完善的國家,或在合規或法規執行上表現較差的國家,治理上的風險也可能更為普遍存在。

此外,信中又透露,中國研究服務中心外籍主任李磊(Pierre F. Landry)提出辭去中心主任的職務。2021年1月,中國國家哲學社會科學「千人計劃」特聘專家、中大社會科學院院長趙志裕將協調中心的重組再造工程。

在面臨的挑戰上,目前並沒有量化ESG風險及衡量其影響程度的標準化方法,也不存在國際統一的ESG信息披露標準。在社會和治理方面尤其如此,因為其中涉及的各種因素不但本質上是動態的(例如數據隱私觀念上的變化),而且各個國家都有各自不同的定義(例如各國的獨立董事制度都不一樣)。甚至在環境風險和影響方面,也具備統一的衡量方法。不同國家對可持續發展報告的要求各異,報告詳細程度也可能存在重大差別。當地環保標準也會有所不同,包括對綠色建築的評級。這都讓我們難以進行國與國之間的信息比較。

憂資料保全風險又恐排除特定學者查閱

裴敏欣也表示,過去他在該中心花上一周時間,就能夠得到所有要找的資料,一旦中心解散,這種可能性將會蕩然無存,恐不得不多次往返哈佛、史丹佛、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普林斯頓、哥倫比亞和密西根等大學。」同時未來也「很少會再有國際學者來到中大。收藏將會分散,甚至消失。中大將不再被視為全球漢學研究的頂尖學府」,裴敏欣說。他認為,重組計劃對於研究中國的學者來說,「將是一個毀滅性損失。」

裴敏欣直言,《國安法》「間接影響到」中大對於中國研究服務中心的運作。他認為,「這一法律最糟糕的一面是,製造恐懼和不確定性,同時,中大的學術自由和聲譽都要付出巨大代價。」

※本文章屬於TNZE天擇集團所有嚴禁轉載※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eibo

相關內容

最新資訊